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九游会登录协会主管

钱锺书先生出席上海文协成立大会的“孤证” ——兼论赵景深的旧文
来源:南通日报 | 彭伟  2021年09月15日08:57

一直有人非议《围城》缺乏抗战主题,认为著者钱锺书先生不关注民族命运。事实相反,他和杨绛女士,积极支持进步文学团体“文协”,就是佐证。只是钱锺书一向低调,又不爱写回忆文章,他加入“文协”的往事,如今鲜为人知。

1938年3月,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简称“文协”,后更名:中华全国文艺界协会),成立于武汉。协会会旨:我们应该把分散的各个战友的力量,团结起来,像前线将士用他们的枪一样,用我们的笔,来发动民众,捍卫祖国,粉碎寇敌,争取胜利。

抗战胜利后,1945年10月14日,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于重庆召开会议,致信上海文艺界人士,筹备成立上海文协分会。次年4月23日,《新华日报》刊出来自上海的回函。参与回信的有郑振铎、许景宋、夏丏尊、李健吾、杨绛等20余位文化名人。时至1947年,《中华全国文艺协会三十六年度选举名单》中,钱锺书、杨绛的名字,赫然其中。

当然上海文协举办的重要活动中,不可不提1945年12月17日举行的上海文协成立大会。钱锺书是否出席这次大会呢?《钱锺书两篇英文文章所引起的论争》和《她静悄悄地隐身又在静悄悄地影响这个时代》等文,十分肯定钱先生出席会议。其中还有细节描写,似乎不容怀疑:

1945年12月17日下午,他(钱锺书)却高高兴兴地携夫人杨绛应邀出席了中华文艺协会上海分会的成立大会,并且在会上谈笑风生,神采飞扬,给与会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两文的作者,都是今人,显然没有参加那次大会。关于钱锺书出席会议的说法,源自赵景深的《记钱锺书与杨绛》。此文修订后,更名《钱锺书杨绛夫妇》。两文中相关文字,兹录如下:

中华全国文艺协会上海分会成立会的时候,我第一次遇见了钱锺书和杨绛,到这时我才知道他俩是夫妻,系白朗宁和罗塞谛那样,都是文艺上的双璧,一对理想的伴侣。锺书的豪情逸致,大声说话和纵声大笑,以及他那戴眼镜的瘦脸,都使我联想起施蛰存。

杨绛会唱昆曲,因此在文协首次欣赏会,我便请她加入节目。红棉酒家的预备会,我打电话请她参加,她却婉言辞谢,说是不会……

有趣的是,李婉玲的硕士论文《〈文艺复兴〉研究》及《现代传媒与中国现代九游会登录》却说:钱锺书与巴金、夏丏尊未曾出席上海文协成立大会。赵景深的记述,的确令人怀疑。1946年1月10日《文艺复兴》创刊号上刊有赵景深先生的长文《记上海文协成立大会》。此文写于大会结束后三周左右,而且发表时间早于《记钱锺书与杨绛》《钱锺书杨绛夫妇》。文中写道:

到会的人员很多,为我们熟知的,计有赵景深、罗稷南、周建人、许广平、柯灵、唐弢、王辛笛、郑振铎、姚蓬子、葛一虹、陈烟桥、孙浩然、徐蔚南、蒋天佐、严敦易、凤子、孔另境、杨绛、于伶、周煦良、徐调孚、钱君匀、魏金枝、郭绍虞、索非、钟天心、夏衍、董秋斯、赵家璧、崔万秋、荒芜、任钧、朱雯、罗洪、金山、佐临、张骏祥、李健吾、唐纳、吴仞之、陈麟瑞、顾仲彝、顾一樵、史东山、黄费、朱端钧、师陀等。

这份“我们熟知”的名单中未录钱锺书。朱雯、罗洪伉俪共同出席会议,两人名字一前一后。钱锺书若是出席大会,名字当列于孔另境后面、杨绛前面。《记上海文协成立大会》还说:杨绛女士与葛一红(虹)谈了一会,就早退了。文中关于杨绛的描述,仅此一句。此时钱锺书若在,赵景深何必惜墨?而且杨绛是早退,不知何来“锺书的纵声大笑”?

大会现场还有钱锺书的两位友人——徐开垒先生、王辛笛先生。晚年徐开垒,一边时有联系钱锺书,一边撰文忆旧。他在《历劫换来风日丽——怀念辛笛》中,追忆那次大会:

由郑振铎、许广平、李健吾、唐弢、柯灵、叶以群等九游会登录带头……还有葛一虹、赵景深和王辛笛……还有魏金枝、佐临、夏衍、周建人、罗稷南、杨绛、师陀、钱君匋等六十多人。

显然,徐开垒的印象中,钱锺书未曾出席大会。不仅如此,同在会议现场的王坪(杨绛同学朱雯的笔名),撰有《上海的“文艺复兴”——记上海文协成立大会》,也未提及钱锺书。显然,赵景深旧文关于钱锺书先生出席上海文协成立大会的“孤证”,的确令人起疑。